岁月不识人心

万人气

排在同类书Top2

评分

超过81%的同类书

万在读

82%的女生正在看

同类突围新书,当前排第5

法庭上,叶流年毫不留情的处判慕青春。判决死刑的那一刻,慕青春便知道自己输的体无完肤。她说:我爱你,所以你的愿望我替你实现,你要我死,那我便死……但你记住,我死不是因为我心虚,也不是因为我罪有应得,我死的理由,不过是因为我爱你罢了……当真相解开,他得知自己真正爱的人是自己妻子的时候,却已经遍寻不到……

第1章 求个种

“去吧!”

我妈把我推到房门口,嘴里催促道。

“妈,他会恨我的。”我转身,冲我妈摇摇头,心里的怯懦让我的脚步犹如生根了一样定定的站在房门口。

“你今天要是不睡了他,才是逼我去死。”我妈态度强硬的看着我,目光灼灼逼人。

“妈……”我的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。

要不是为了我,我妈也不会用自己手中所有的股份去贿赂了我的婆婆,就为了让她亲手给叶流年下药,让我能够跟他顺利的完成迟到的洞房花烛。

看我落泪,我妈的态度才软了下来,她叹了口气朝我说:“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,哪怕这世界上所有人都想你死,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救你,这就是一次机会。”

是啊!如果怀了孕,就能够暂时免除牢狱之灾,这是唯一的办法了。

想到这,我点点头,深吸一口气,推开了房门。

我脚步沉重的一步步迈进了房间,然后砰地一声,关住了房门,仿佛关住了我心中所有的廉耻。

我看向躺在床上,身上因为中了药而几乎要脱光了衣服的叶流年。

没了衣服的遮挡,八块腹肌的完美身材毫无遗漏的展现在我的面前,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潮红,让他俊美无双的脸上染上了几分春 色。

我一步步靠近,刚坐在床上,朝他伸出手,就被他一把抓住。

他渐渐迷离的墨色眼眸内似乎涌动着一股流光溢彩,只让人目眩神迷。

“青雪……”他粉色的薄唇轻启,目光迷离的看着我。

只这一声,便让我的心渐渐凉了下去。

而后,又觉得自己可笑,这结果早就知道了不是吗?谁都知道,慕青春爱恋追逐了叶流年十几年,而叶流年却独独钟情于慕家的私生女慕青雪。

可如果不是慕青雪,我何至于此。

在我跟叶流年举办婚礼的游轮上,慕青雪找我见面,然后在跟我争吵过后,直接向后倒去,我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抓她,却被她给推开,而她则滚落进波涛汹涌的大海。

明明那一瞬间我是伸手想要救她,却成了推她的证据。

甚至还被人拍成视频传在了网上,而我成了嫉妒成狂,不但抢夺了妹妹的男朋友,设计妹妹失身,最后又下手杀人的蛇蝎女人,现在,所有人都在讨伐我,希望把我送进监狱为慕青雪偿命。

慕青雪以命来算计我,我确是百口莫辩。

看着床上哪怕中了药昏迷的男人口中都念念不忘慕青雪,我本来还犹疑的心,渐渐坚定了下来。

我伸出手,脱掉叶流年身上仅存的最后一件衣服。

看到他身上的男性标准型物件,脸刷的一下红了脸。

而后,颤抖着手指,一颗颗的解开身上的衬衣扣子,等衣衫一件件褪去,周围传来的凉气,让我忍不住瑟缩了一下。

“青雪……”

我上前,直接抱住了床上喊着清雪的男人,他身上的温度很高,似乎能把我的皮肤给灼伤。

我笨拙的把唇凑到叶流年的薄唇上,正想着怎么继续的时候,就被叶流年翻身压在了身上。

男人在这上面也许真的有这得天独厚的天赋,他埋首在我的胸口,动作急不可耐就像是饥 渴了很久的人遇见了甘泉一样。

“青雪,我爱你……”

“啊——青雪,小雪儿……”

一声声深情的呢喃,一刀刀插进我的心口,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,不断的落下。

这一次,因为叶流年中药的原因,在我被做晕过去的时候,叶流年还没有停下,本来想要做完后悄悄离开的计划也因为我的晕倒而终止。

第2章:灌药

第2章 灌药

“慕青春——”随着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,我的头皮一阵发疼,睁眼便看到叶流年黑沉的双眸满是怒火的盯着我。

他的手扯着我的头发直接往床下拽,生理上的疼痛刺激的我直掉眼泪。

随即我的身子直接被扯到了地毯上,身上因为没了被子的遮掩,一阵阵凉意袭来。

阳光穿过玻璃照在我满是斑驳痕迹的身体上,这些无一不昭示着我昨天晚上不知廉耻的行为,面对叶流年的怒火,因为心虚,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叶流年的眸光在我身上扫过,满是怒火的眸子内,似乎燃着一簇火苗,说出来的话,却是截然不同的冰冷:“慕青春,你费尽心机的爬上我的床是打的什么目的?嗯?”

后面一个字随着叶流年唇角的勾起语调上扬,嘲讽之意很明显。

我咬着牙不说话,看着叶流年暗沉如水的眸子,心里只打突突。

这不在计划范围之内,原先本计划好了,等睡了叶流年后趁着他还没苏醒就立马离开,可没想到昨天晚上叶流年抓着我一直做,最后竟然直接被累晕了过去,再加上从事情发生后,我就一直失眠,这一晚上,竟然因为睡的太沉,到现在才醒来,还被叶流年给抓了个正着。

叶流年看我沉默,脸色更加难看,他伸手攥着我的下巴强迫着我的仰头看向他:“就算你不说,就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什么打算吗?”

说完,他一脸阴鸷的看着我,因着彻骨的恨意,话语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:“让我猜猜看,是不是想要怀孕然后逃避惩罚?”

随着叶流年的话,我的眼睛渐渐睁大。

心里只想着一句话,完了,叶流年已经猜到了。

叶流年唇角勾起一抹残忍至极的笑容,手一甩,便直接把我狠狠的甩在了地上。

“你以为我会让你如愿?”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,眼底尽是讥讽。

“慕青春,你会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,谁也别想救你。”

说完,他拿起手机,当着我的面拨出一串号码,声音沉冷:“给我带一盒避孕药来,立刻,马上。”

在叶流年弑人的目光下,我被压迫的动都不敢动,脑子里只有一句话,完了,彻底完了。

没多会,门外传来了敲门声。

我手忙脚乱的撤下床上的被子裹住了裸露的身体。

人没有进来,只伸进来一只手递过来一盒药跟一瓶水来,药盒子上面写着毓婷。

叶流年接过盒子,长腿一迈,朝我走过来。

他脚上穿着棉拖鞋,踩在地毯上并没有声音,但却觉得每一步都踏在我心口上的感觉。

“不要……”我从来没觉得叶流年像今天这样可怕过,脸色阴沉的似乎能滴出水来,一双嗜血的眸子紧紧锁定着我。

“别过来……求求你……”

眼看着叶流年渐渐靠近,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。

“慕青春,看来你一直不知悔改。”叶流年弯腰,一只手抓着我的后脑勺,阴鸷的眸子紧盯着我。

他手中的药盒子已经被拆开,一把白色的药片放在手心。

我紧紧闭着嘴,摇着头一边流泪,一边死不张口。

叶流年蹙了蹙眉,脸上显得不耐烦起来,抓着我后脑勺的手,直接改成捏着我的下巴,只觉得咔嚓一声,我的下巴便被强迫张开。

我伸脚去瞪叶流年,可却被他压制的死死的,他一手紧紧的抓着我,一手直接往我嘴里灌药。

等药都进了我的嗓子后,又拧开水往我嗓子里灌。

就像是溺水一样的感觉,嗓子里全是水,就连呼吸都跟着困难起来。

等嗓子的药都被冲下去后,叶流年才把空了的瓶子扔到了一边,手指在我下巴上一捏,脱臼的下巴归为。

我捂着嗓子不停的咳了起来,眼泪也跟着吧嗒吧嗒的往下掉。

心中的绝望似乎把我整个人都给淹没了,悲伤慢慢蔓延开来。

最后的一次希望,亲手被叶流年给掐灭。

第3章:死刑

第3章 死刑

等我失魂落魄的回到家后,便直接病倒了。

这一病,便是一个星期,期间烧的迷迷糊糊,醒来后,听我妈说,我就连发烧都在念着叶流年,眼泪还一直不停的流。

她不敢问我在叶家发生了什么,只小心翼翼的跟我说:“实在不行,我们就花钱找个男人算了,反正只要怀孕就行了。”

“不,我跟叶流年在法律上还是夫妻,要是真的怀了别人的孩子,那才是无处翻身了。”我摇摇头,断然拒绝了她这个提议。

“我们还有时间,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。”我只好这么安慰她。

可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,本来在一个月后才开庭的时间,竟然提前了二十多天,收到法院的传单,我还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
我脑海里想起临走的时候叶流年留下的狠话,眼前只一阵阵的发晕。

不用想,这其中肯定少不了叶流年的手段,原来,他这么迫不及待的希望我去死。

时间很仓促,知道要开庭,我妈急的连饭也吃不下,短短一天时间,嘴里便上了火,而我爸,从知道我惹了事,杀了慕青雪后,便一直不再出面,整个摊子都压在了我妈身上。

“妈,别怕,就算是进去了也没关系,我相信,真相跟正义终究会来到,哪怕是迟一点也没关系。”我握着她的手,轻轻摇摇头。

没有慕家的支持,只有我妈这边,想要跟叶家硬碰硬实在是太难了。

“可那牢里是什么地方,你从小到大也没吃过一点苦,怎么能去那种地方。”我妈抓着我的手痛哭起来。

是啊!在爱上叶流年之前,确实是没吃过什么苦,最大的苦,也不过是求而不得罢了。

就算再不想来,但庭审的这一天终究还是来到了。

开庭后,我站在被告席上,看着叶流年带着律师西装革履的站在原告席上,我心里只觉得一阵悲凉。

那是我的丈夫,现在却是跟我站在对立面,宣读着我“累累”罪行。

叶流年准备充足,掷地有声:“慕青春先是下药让人轮奸慕青雪,后面还死不悔改故意杀害慕青雪,心思歹毒,手段残忍,请法院予以故意杀人罪执行死刑……”

最后一句话犹如重锤一样落下,我只觉得头脑发晕,眼睛不自主的朝叶流年看去。

见他平静的眸子,没有半点的波澜。

我心里就像是被人撕开了一块巨大的口子一样,涓涓流血。

世界似乎一下子没了声音,我只能看着叶流年的嘴巴一张一合,可我的耳朵却是一片轰鸣声。

这个世界上,我只求一个叶流年而已,可偏偏他却是那个最想要我死的那个人。

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却落下这样的下场,也许所有的错,都不过是因为我爱上了叶流年而已。

如果这是一片战场,在叶流年面前我注定要输的体无完肤,因为恨着我的叶流年不会对我有一丝一毫的心慈手软。

当最后判决书下来的那一刻,我都还没有回过神来。

我妈悲恸的大哭,我才渐渐清醒。

死刑,缓期两年执行……这一场官司,终究还是让叶流年如愿以偿了。

当我经过叶流年身边的时候,我停下脚步,扭头看向他问:“叶流年,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我死?”

叶流年的目光穿过我,幽幽开口:“如果不是你这次给我下药的话,恐怕我还不会这么迫不及待的对你下手。”

说到这,他身子向前,弯腰在我耳边说道:“慕青春,我说过,不会给你逃避的机会。”

看着他厌恶的眼神,我勾起唇角:“恭喜你,得偿所愿。”

叶流年冷哼一声,冷着脸转身离开。

两年啊!我的生命只剩下倒计时两年……

第4章:怀孕

第4章 怀孕

入狱前,齐腰的长发被一刀剪下,变成了齐耳短发,身上的衣服换下,变成了统一的囚服,当镣铐戴上的那一刻,我才明白,我的人生……真的完了……

不管你以前多光鲜亮丽,到了这里,只剩下一串编号。

编号1203就成了我的代号。

“1203,以后你就住在这个房间。”

我的身子被后面的人一推,便推进了眼前的宿舍内。

这里就像是九十年代的高中宿舍一样,几平米的房间内,放着四个上下铺。加上我寝室内一共住着八个人。

“慕青春?”

忽然有人张口朝我问。

我下意识的点点头,我刚有所回应,这群人便朝着我围了过来。

这些人年纪看起来都比我大,人高马大的,眼里自带着一股狠意。

“给我打……”

不知是谁下了命令,斗大的拳头就朝我铺天盖地的打来。

我连忙转身,紧紧地拍着铁门大声喊:“救命……要打死人了……”

可任凭我怎么拍打,还没有走远的狱警都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。

我这才明白,一个注定要死的死刑犯,在这里是没有人权的。

双拳难敌四手,更何况我以前还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,我卷缩着身子,蹲在地上双手抱头,唯有自保。

日子再艰难,我也想活下去。

真相总会有揭开的那一天。

“会不会把人打死?”混乱中有人出声。

“有人发了话,要好好招待她,先别一次打死,要慢慢折磨……”

叶流年,抱歉了!就算是人生困苦,每一步都似踏在荆棘之上,我也想走出一条血路来。

我要活着——

一天……两天……三天……四天……

当饿肚子跟挨打成为家常便饭,当尊严被践踏成泥,哪怕死亡也变成了一种奢侈,我也想活下去。活下去翻案,活下去,让慕青雪所作所为公然天下。

如果没了这股信念,我怕我会撑不下去。

第七天,我的身子终于坚持不下去了,长久的饥饿跟挨打让我终于体力不支晕倒了过去。

那一刻,我竟然觉得诡异的得到解脱的感觉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鼻尖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,这是在哪里?还没等我认清楚情况,便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。

那声音带着隐藏不住的暴虐气息,语气阴鸷危险:“再检查一遍。”

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便看到叶流年一脸暴怒的盯着一名身穿白袍的医生。

那医生在叶流年的压迫下,断断续续的开口说:“没……没错,检查了三遍了,她确实是怀孕了,孩子大约两周左右。”

怀孕……

我怀孕了吗?刚清醒过来的大脑就像是录像带卡壳了一样,半天都还回不过神来。

“流了,就说她的身体不适合怀孕……”

我听到叶流年压低声音对着医生说出这句话。

我顿时手脚冰凉起来,心也跟着一下子提了起来,直面着叶流年对我的恨意,还是让我痛的心如刀绞。

可现在我一点都不敢表现出来,甚至不敢让他发现我已经醒来。

“可她现在严重贫血,要是流产的话,身体会落下病根,甚至还可能发生危险。”医生语气犹豫带着不忍。

听到医生的话,叶流年嗤笑一声:“一名死刑犯,要那么健康的身体有什么用?”

第5章:押上手术台

第5章 押上手术台

一名死刑犯……要健康的身体有什么用?

本以为已经伤到麻木的心,却再次疼的仿佛要窒息一样痛苦,第一次感受到那种哪怕呼吸都痛的感觉。

我的命在叶流年眼里,竟然轻贱到这种地步。

我闭眼沉思,想着脱逃的办法,我不能坐以待毙,否则的话,等着我的,绝对是万劫不复的深渊。

我现在还是个囚犯,就连来医院,也有人看管,想要逃走,简直是痴人说梦。

唯一的办法,就是联系上我妈妈,让所有人知道我怀孕的消息,这样的话,便能够执行监外执行,不必回到那个牢房。

可这看似简单的要求,也并不简单,就怕叶流年先下手为强,强制给我流产,那样的话,我这最后一次希望也就没了。

病房里面没有电话,唯一有的就是能够呼叫护士的床铃,我想了想,还是按响了床铃。

很快,那边便传来了女护士的声音。

“您好,能帮忙联系一下我的家人吗?”

“是这样的,我忘了带手机出来,现在住院家人还不知道,您帮我打个电话,136*****888麻烦您告诉她,她女儿现在怀孕在医院。”

我深吸一口气,这样的要求一般都不会拒绝,我不信,叶流年能够把这医院上上下下的人都买通了。

如果他真的有那么大能力的话,当初也不会被叶家逼着娶我了,我嫁进叶家,并不是高攀,而是门当户对。

等我刚挂断通话,就听到房门被人给打开。

我也没再躲避,就这么清醒的直面叶流年。

“把人带到手术室。”叶流年皱眉说道。

“你们别碰我。”我紧紧抓着身上的被子,一脸警惕的看着叶流年带来的保镖。

听到我的话,叶流年冷冷的朝我瞥了一眼,那一眼,尽是鄙夷跟厌恶:“慕青春,我说过,你别想耍手段逃避惩罚,这一次,我就亲眼让你看着你最后一线希望消失。”

那冰冷彻骨的话语,只让我心底发寒。

“叶流年,这个孩子是你的,虎毒不食子,你不能这么做。”我一脸祈求的看着叶流年,期望他能看在血脉相连的份上饶过我肚子里的孩子。

可谁知,听到这话后,叶流年的脸色更加难看。

他弯腰,凑近我的耳朵,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刻意压低了一些,语气冰寒:“那天我亲自喂你吃的药,你怎么可能还怀得上?你费尽心机弄了个野种来逃避惩罚,现在还有脸按在我身上,慕青春,谁给你的胆子?嗯?”

最后一个字微微上扬,却带着一股危险渗人的感觉,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。

“我没骗你,这个孩子确实是你的。”我强忍着惧意,抬眸看向与我近在咫尺的叶流年。

他的脸犹如雕刻出来的最精美的艺术品一般,俊美逼人,每多看一眼,都能够听到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。

“就算是,我也不会要。”叶流年冷冷的瞥了我一眼。

一句话,就像是重锤一样击在我心上,是啊!叶流年恨我,又怎么会接受我生下我跟他的孩子?更何况,这孩子还是我千方百计算计得来的。

而后直接使了个眼色,那两名保镖便直接把我从病床上架了起来。

“你们放开我……”

“堵上嘴。”

声音戛然而止,我被迫被他们架在了手术台上。手脚都直接被固定住,身子以一种极其羞耻的姿势躺在上面。

叶流年带着保镖出去,房间内,只剩下我与一名给我做流产的女大夫。

整个手术室里安静又冰冷,我感觉自己似乎躺在一处荒无人烟的冰天雪地里一样,然后任人宰割。

谁来救救我?救救我的孩子……

第6章:我想活着

第6章 我想活着

心里的无助跟恐慌上升到最顶点,就连当初叶流年强迫给我灌下避孕药的时候,我都没有这么绝望。

可现在不同,已经有一个小生命在我身体内安了家,那是我血脉相连的宝宝。

天生的母爱,让我本能的想要护住它。

可现在的我偏偏无能为力,我不停的扭动着被固定的四肢,眼泪不住的往外流。

眼看着医生手中的仪器朝我伸过来,我闭上眼,心中的恐惧到达最高点。

宝宝,你先走一步,等着妈妈,妈妈很快就会去陪你。

这一刻,我心中萌生死志。

“谁敢动我女儿?”

忽然间,手术室的门被人从外面踹开,我妈气势汹汹的过来,然后直接一把推开还在愣神的医生,看着病床上的我,连忙脱下衣服盖住了我的身体,我嘴上的胶带也被撕掉。

“妈……”刚开口,我的眼泪便蜂拥而出。

“妈带你回家。”她忍着眼泪安慰着我。

我含泪点点头,记不清多少次,从小到大都是她护着我,这一次,依然。

我抱着她又哭又笑,笑我在叶流年手下终究又逃过了一劫。

等我出门路过叶流年身边的时候,忍不住抬眸朝他看去。

他冰冷的眸子,似乎有些懊恼。

我艰难的朝他勾起唇角:“叶流年,抱歉,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。”

叶流年冷冷的瞥了我一眼,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一句话:“你以为你就能一直把这个孩子当你的护身符?”

“我会护好这个孩子的。”是啊!会护好它,不会再给你机会。

在与叶流年这一次的交锋中,我算是险胜。

为了避免夜长梦多,我马不停蹄的办理了怀孕证明,拿着证明又办好了监外执行的文件,最后才跟我妈一起回了家。

可我没想到,等我妈带着我回到慕家后,却被拒之门外,大门紧闭,门的另一边是慕家的管家。

“夫人,先生说您可以回来,但是大小姐不能进这个家门。”慕管家一脸为难的看着我们。

正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,就看到一辆车缓缓开过来,最后在我跟我妈跟前停下。

车窗摇下,露出里面叶流年那张俊美无双的脸来。

“上车!”

他眉头轻蹙,语气不耐烦。

想起上午的时候被叶流年硬是按在手术床上的画面,我一脸警惕的看着他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叶流年冷漠厌恶的目光朝我看来,声音沉冷:“既然你说你怀的是叶家的种,那就回叶家安胎。”

“不可能——”我摇摇头,断然拒绝。

正在这时候,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:“既然她已经嫁了出去,就回叶家吧!”

一句轻飘飘的话,便决定了我的归处。我扭头,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家里出来的父亲。

“老公,青春她……”我妈刚要张口,就被我爸强势的打断:“以后慕家就当从来没有过这个女儿吧!”

说完,直接朝身后的管家命令道:“带夫人回去。”

看我妈为难,我朝她轻声说道:“妈,别担心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

只要我怀孕的消息被叶家长辈知晓的话,叶流年就不敢动我。

因为我的事情,我爸妈之间已经有了间隙,若是再因为我争吵的话,慕青雪的妈妈肯定伺机而上,而这对深爱爸爸的妈妈来说,无疑是最大的打击。

车门已经被司机打开,我看着坐在后座上浑身上下似乎散发着冰寒之气的叶流年,弯腰坐了进去。

“你在害怕?”叶流年沉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。

从挨着叶流年坐下的时候,我的手脚便一片冰凉,不用看镜子,也猜得出我现在的脸色恐怕是一片惨白。

“我知道你恨我,为什么还要我回叶家?”我尽量不去看叶流年的脸色,努力保持镇定。

听到我的话,叶流年冷嗤一声:“慕青春,你不就仗着肚子里怀着野种就敢逍遥法外吗?”

野种两个字,犹如一根刺一样狠狠的扎进我的心底,让我忍不住朝叶流年高盛反驳:“不是野种,他是你的孩子。”

“呵——”叶流年冷喝一声,扭头看向窗外。

我心中只觉得悲凉一片,现在,我说的每一句话恐怕他都不会相信了,可他不知道啊!我从来不曾对他说过一句谎话。

车厢内诡异的安静了下来,安静的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,这一刻,我离叶流年这么近,又那么远。

叶家,我不是第一次来,可这一次,所过之处,那些佣人看我的眼神都充满了不屑跟鄙夷。

等叶流年把我领进房间后,目光厌恶的看向我说道:“好好数着你最后的日子,等孩子生下后,你的时间也所剩不多了。”

第7章:最亲的人走了

第7章 最亲的人走了

知道死亡时间,远比未知的死亡更加可怕,两年时间,不过是七百多个日夜,如果到那时候还不能翻案,我便只剩下死路一条。

如果说在监狱里受到的是暴力的话,在这里,就是冷暴力。

从我住进来的第一天开始,便没有一个人跟我说话,哪怕是看到我也是无视,而叶流年大都是晚上回来,每次回来,身边都带着不同的女人。

我心中只有苦笑,不管什么时候,他总是知道怎么能够最大程度的伤害我。

怀孕一个多月的时候,我有了反应,孕吐的厉害,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,我就吃了吐,吐了吃,这种时候吃饭都变成了一场折磨,但饶是这样,等三个月后反应减轻后,身子还是瘦了一圈。

每天中午的时候,我妈都会打电话过来,或是问一下我的情况,或是跟我汇报一下调查的进展,可这次,等到下午都没等到我妈的消息,我心里渐渐不安起来。

电话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,我连忙去接电话。

可听到电话那头的消息后,我整个人差点站不稳晕倒过去,打电话的是市医院的医生,我妈出了车祸,现在正在抢救。

我手机掉落在地,我强撑着身子跑出别墅,正好看到叶流年开车回来。

我连忙跑过去,一边流泪,一边语无伦次的朝他喊道:“求求你,带我去医院,快带我去医院。”

“上车!”

叶流年的速度很快,一路上几乎是闯着红灯到医院的。

这一刻,我心里无比感谢他,至少,这一刻他没有拒绝我的请求。

“谢谢你!”我一脸真诚的朝他道谢。

叶流年一脸复杂的看着我问:“你是RH阴性血?”

我点点头:“怎么了?”

我刚回答了叶流年,就听医生问我:“你是顾沅女士的女儿吗?”

“我是。”我连忙点头。

“病人失血过多,现在需要输血,可医院内现在没有RH阴性血……”

“医生,我有,我是RH阴性血,你抽我的血吧!”我伸出手,连忙朝医生说道。

这一刻,我几乎没有犹豫,不管怎么样,先救我妈的命,她比任何人都重要。

“好,你先去检查身体。”

“不用检查了,我身体很健康,救人要紧。”我断然拒绝了医生的提议,我知道,若是查出我怀孕的话,输血的事情可能就泡汤了。

临走进手术室的时候,我扭头看着叶流年说道:“这次恐怕又要让你如愿了。”

说完,在叶流年一脸复杂的目光下进了抽血的房间。

躺在病床上,感受着体内的血液一点点的流出身体,我的脑袋一阵阵发晕,可我只能紧咬着牙关,不让自己表现出来。

也许,这次输血过后,这个孩子可能就留不住了……

我摸着小腹,那里微微凸起,心中难受的似乎要窒息了一般,如果可以,希望这个孩子能够坚强一点留下来。

在我意识渐渐模糊的时候,医生终于停止了抽血。

我躺在病床上,全身的力气似乎都随着血液抽光了一般,身体软绵绵的没一点力气。

“给我点吃的。”看清身边似乎有个人影,我开口乞求道。

一根吸管递到了我的唇边,我忍着难受,一口气把这杯牛奶喝完了,身体才稍微缓过来一些。

“我妈呢?她怎么样了?”

“睡会吧!”

这道声音就像是有魔力一样,我硬撑着的身体再也撑不住,眼皮子重的怎么也抬不起来。

这一觉,睡的不算安稳,梦里,我总看到我妈浑身是血的身影在我眼前晃悠,她张口想说什么,可我却是怎么都听不见。

等我醒来后,脸上便是满脸泪水。

看到叶流年的那一刻,我紧紧的抓住他的胳膊问他:“我妈呢?她怎么样了?”

“很抱歉!”

我目光僵硬的看向叶流年,语气艰涩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失血过多,抢救无效死亡。”叶流年薄唇轻启,缓缓念出这一句话。

第8章:一场局
岁月不识人心

因篇幅限制,请关注下方公众号,继续免费阅读

岁月不识人心

每小时关注人数

下一章

精彩评论

  • 岁月不识人心

    天天

    1小时前

    9

    岁月不识人心

    有小姐姐吗?网恋不?交友!?˙3˙??(??? ? ???)??˙3˙?,交友!

  • 岁月不识人心

    微笑

    6小时前

    0

    岁月不识人心

    剧情很感人,还想再多看几遍

  • 岁月不识人心

    品熏曦嫣

    4小时前

    0

    岁月不识人心

    很感人呜呜呜

岁月不识人心
岁月不识人心
岁月不识人心
岁月不识人心